无声的这些日子

无声的这些日子

28 May 2017

大元素使 Lux 的背景图,与 Pixel 的的原声系统搭配。可以说,非常喜欢。已经成为 Pixel 背景快一年了,也是这 无声消失 的一年。





魔力宝贝之『解放者』


之前的 回忆碎片与『魔力宝贝』 。到现在,也过了 『解放者』 任务,打倒了 里雍,破坏了 龙之沙漏。将 世界 从那 4000年 一更替,无限循环的命运 彻底解放。


silent_these_days_-3


silent_these_days_-2




『十年梦幻』与 『化圣』


梦幻,那个号,是从初中就开始建立的,07 年。那时候,维持点卡都十分困难。因为当时的物价,十几块钱,是面值不小了。现在的梦幻点卡消耗涨了 50% ,但是点卡还是那个价格。在物价翻了好几倍的情况下,梦幻可以说,在当今社会中,消耗并不大。

梦幻,就是从小到大零花钱积攒的出来的作品。就现在而言,也是一笔 另类的买卖
如果一个人从小到大的零花钱,零零碎碎的 几块钱几十块 甚至 几百块。都在那个时候消费了,并且得到了 快乐 或者 实物上的享受。但是,我的童年没有三次元的追求,仅仅只是一味的在虚拟世界 漂泊。所以,梦幻号属性和装备对我来说,是最大的渴望。回过头来,直到现在也花了好几万。




如果这是一笔账,那么曾经可以用那些零零碎碎的钱,得到一种即时的享受。非常符合经济学角度,因为用当时的钱,享受当时的快乐,是不亏的。但是换一个角度,我将当时的零花钱全部 "投资" 梦幻这只股,到现在也能变现。但是不符合经济学角度,这是客观事实,因为通货膨胀。不过,现在即使变现了,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,毕竟也有好几万。

所以,没有绝对的对与错。至少,我为曾经的童年回忆而 快乐着。只不过,不是三次元


最近也是,完成了 『化圣』,即使是完完全全的空号,也值 16k。何况还有那么多装备和宝宝呢?到现在,我也感到快乐与骄傲。只不过一周只上几次,毕竟还得花很多很多时间去探索和学习。






三次元


早在 16 年 8 月底的时候,我选择了 离职。也是人生中第一次正式的 离职。休息了不到一周的时间,我就在新公司入职上班了。没有任何旅行计划,也没有任何感觉。心情仿佛就像是 无状态 一样。

这个世界,仿佛还有很多很多专属于我的考验,在等着我。热血激情执着

时至今日的自己却截然相反,无论什么事情,都是面无表情的机械式去完成。特别是每次晚上从摆渡车上下来的时候,看着匆匆人群赶往地铁后,自己一路 无神 的看着路边的街景的感觉。刚入职的时候,在 popo 上,我选择了一张图作为我的 popo 头像

现在看看那种图,或许就如同当时的我的心情。在教堂中深思,静静地看着外边的欢乐与这个世界的变化。是新的 期待,也是新的 展望





这一次换工作的变动,也让我选择了自己一人搬出来, 一人住。从此,也只需要徒步 7 分钟左右,就可以坐上摆渡车,来到公司。每每想到这里,都会特别期待公司的早餐。开始是很不适应 一卡通生活


一卡通生活:就是工卡生活。刷工卡上摆渡车,展工卡进公司门,刷楼层工卡识别器记录上班和下班。


特别是刷工卡记录上下班,很不适应。开始总是忘了,然后又走回到门口刷一次。规定是 10 点之后算迟到。但是就后厂村的节奏,就是 9 点后就交通阻塞了,一堵就 半小时千米。特别是下雨天,摆渡车还得让你下来走一段路去公司,因为根本走不动。由于节奏的导致,我只能早上 8 点就起来去上班了。即使吃完早饭后 9 点就到工位上坐着了。同事们都觉得我早,其实并没有什么好的办法,就算是过了试用期的现在,也是一样早上 8 点就得起来,为了养成一个 吃健康早餐的习惯 吧。不过对比之前,在创业环境的生活,确实是很早了,早上 11 点才到公司的日常,未来可能不会有了吧。


silent_these_days_3


为了吃早餐,我选择早上 8 点起床,到公司吃完早饭 9 点。为了团队氛围,我选择 每天晚上 9 点下班,即便是没有什么事情,我也留下来学习。每天晚上回到家洗好澡就 11 点了。剩余,留给我的只有 1 个小时。然而最近,我却拿着仅剩的一小时,和明天的一小时去探索 『一个总让我回忆伤感的领域』 如此轮回的生活,就像 "法兰城那 4000 年一更替的轮回一样,被龙之沙漏束缚一样。" 到现在,不知道未来是怎样,我渐渐木纳了,仿佛更加偏离于这个三次元世界的境界线。无感不动心... 或许答案就在我被 『龙之沙漏』 解放的时候吧。


这是我换环境后的感受吧。有时候想做一些事情的时候,还得在这之中 挤一挤。但是,还是很少。在这紧凑安排的时光中,流连忘返。好多事情的感觉就是 突然灵光一现,然后又忘却


不知道为什么一直学习,好像成了一种惯性。


每天不断学习,总是感觉 “我离世界好遥远”,都不知道为什么而学习,下班再晚也会学一会,哪怕只有 一小会。可能更多的是,看到了很多不该看到的 "世界",或许这就是 世界的真实。在与一些 天赋异禀 的朋友交流时,他们更多的是把技术的视野放得更广,不受语言的拘束,自由地翱翔,是那种深度探索领域 核心原理方案策略 的学习。


silent_these_days_4




17 年过年飞回岛上的时候,和 07 聊过一会,还有一个很特殊的人。看了她们的圈子,很幸福,不是结婚了就是快结婚了。这么多年 "Save you from anything 07" 到大学毕业,怀揣着那种每每想起就令我苦笑不得的 "冰封专情"。可以这么说,大学毕业之前到初三开始,我是 不动心 的。完完全全沉浸在 学习动漫游戏 之间。也是一个 二次元宅化 的开始和发展。为什么总说三次元 "念想" 是痛苦的?因为想到曾经的遗憾,就觉得时间是煎熬的。打发时间的话,用 学习动漫游戏 是最方便的。

记得在 17 年年会上,要求每个说出自己的愿望。如果是之前的我,我会说 "我要去到 … 我要 …" 之类的话吧。


"遗憾",很熟悉的词。如果是之前的我,我会说:"我要去到 … 我要 …" 之类的话吧。


后来,我说:"未来,不想在人生中留下遗憾。"




我一直在尝试,不断磨练自己的性格,戒骄戒躁,不要那么 偏激。想到技术的提升,总有之前创业大哥哥们告诉我,只有 "沉下心来,不浮躁,才能得到升华",一直到现在,我知道之前创业环境的 CTO 是非常完美的做到这点的,很厉害。再次让我感受到 "我与世界离得好远"

我也出去走走过,看了看这个世界。当然,也只去过 718颐和园。试图感受一下,曾经是有机会可以到处全国去玩的,但是也只是曾经,不再拥有无论我怎样释怀这样那样的回忆碎片,都无法彻底忘记。那,该是多么幸运呀




我刚来的时候,有个做 iOS 的搭档,年纪挺大的,我叫他 "应哥"。一般我们俩的任务的都是一样的。羡慕他们有那种十大名校的学历,还有某外卖大厂的背景。他给我的感觉就是那种经验非常丰富的。每当遇到一些特殊的问题,我都向他询问,他一经思考就得出了方案。有了理论上的方案后,我就在我的 Android 平台上实现一套就好了。因为平台环境,我和他的编程语言也有很差异,所以我们都在谈论方法论。从而,吸收到了很多有趣而又宝贵经验。

后来,"应哥" 移民 加拿大 了。在探索上的话,自己一人探索显得很 疲惫。总是让我感觉到 "责任" 在我身上压着,总是纠结做得不够完美,有时候还喘不过气来。后来,我习惯性的拿起 "应哥" 留下的抱枕,拎着一只抱枕到处走,思考。不过,事实证明,这也是一种 成长

我发现回到家后,洗好澡,剩余的时间,只有一小时( 晚上 11 点 )。但是总想写点东西,大多情况下都被忙碌的工作和研究占据了一整天,还得借着第二天的时间。




"方能始终" ,多么梦幻,不奢望,不期待,不动心。


维持着之前,那句 "初心不改" 一直学习下去,成了一种 惯性

冥冥之中,都是 注定的,都是写在 命运的石碑 上的。怀揣着这种惯性去活着,也会因为简简单单的回忆 扰乱心扉。之后,夹杂着这种 隐隐作痛的心 去工作、去活着,有种在深海中窒息的感觉。


知足,每次都用简简单单的言语说出了我的心思。不求得到回应,但是至少表达出来,不想再隐藏。这样日子过得会很难受,书看不下,学不进;饭,吃不下;夜,不能寐。


好在,吾王 给我看了在他那 4k+ 的曲面显示器上的 blog 首页,心里 还是 美滋滋。我总说那句:"为了更远大的理想和抱负"

希望能在未来的某年某月,预见那个... 更强的自己。


silent_these_days_5


silent_these_days_6


三月春盛,烟烟霞霞,灼灼桃花虽有十里,但一朵放在心上,足矣。

最后只想说一句:"只羡鸳鸯不羡仙。"